首页 排行 分类 女频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入库时间
转生最强狐娘从原神开始
转生最强狐娘从原神开始 作者:冰耀雪狐 分类: 其他 0 人在读
我,洛琳,一个原神萌新。 在一帮沙雕网友的坑蒙拐骗下,我接触了这款游戏。 明明里面的妹子长的又好看,说话又好听,就连抽卡都是随便满命。 但,为什么呢?明明是双份的快乐,在一起的话应该会变得更快乐,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我,竟然,穿越到了原神,变成了九尾狐娘!! 原神里面有这个角色吗?! 为什么因为我抽到了你们抽不到的东西,我就要变成这样?! 这是一名被迫成为最强狐娘的欧洲大海豹以原神为主世界在多个世界展开自己冒险的故事。 (主写原神,少量其他世界为辅)
轮回掉线之后只好去踢球了
本以为要给主神打一辈子白工的陈伟恩突然在轮回世界掉线了, 本想踢着玩玩儿的陈伟恩加入了一支英格兰业余俱乐部,万万没想到,5年过后,他居然拿了金球奖…… 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
灾难艺术家
灾难艺术家 作者:七七家d猫猫 分类: 都市 0 人在读
“人们往往因为一副好看的皮囊就认为我是好人。呵呵。” 他的存在,就是所有人的灾难。
作死!开局被圣女追杀五百里
叶青穿越异界,开局抓走玲珑圣女,惹怒圣地,遭到疯狂追杀。 还好绑定了“死后就无敌”系统。 只要死了,就能成为天帝! 叶青表示:“圣女,来嘛,只要你杀我,我们就是好朋友!” “快来弄死我吧,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我是真的想死啊!” 书友群:970638263
纵横三国之轮回召唤
纵横三国之轮回召唤 作者:霸皇盖世 分类: 历史 0 人在读
好男儿当有雄心壮志!汉末三国,是热血男儿永恒的主题!来自后世的地下皇者王羽,因为九星连珠的缘故,穿越到了这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他还有一个人所不知的秘密,那就是他是王莽的轮回转世。在这个无数天骄聚集的时代,看他如何吊打刘秀,血洗前世之仇。在这里!吕布算得了什么,你方天画戟再厉害,还能厉害过三箭定天山的薛仁贵。李元霸你厉害,看冉闵+李存孝+姜松组合分分钟虐你。项羽你别猖狂,我有孙悟空在,一棍子送你回江东。什么?神话人物暂时不能召唤,那冉闵+李存孝+姜松+高宠分分钟教你做人。天下风云出我辈,五千年文臣武将齐聚一堂;琅琊国中,一代传奇开始了他新的一生……
木叶:我在忍者世界开启限制器
原名:日向家的小赘婿 “家主……夫人生了,是个女孩。” 庭院内,板着脸的日向日足严肃朝着年仅四岁的凉介开口,“从今天开始,你将入赘我们日向主家一脉,成为雏田的夫婿。” “是。” 有着稚嫩脸庞的凉介显得很是成熟。 作为穿越客,他有着自己的依仗。 三年解开一次限制,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有绝对的把握成为忍界最强大的存在。 第一卷:苟之道(四十一万字,成长篇) ... 第二卷:谁才是真正的忍界第一(异界来客篇) 六年后。 “凉介,我总感觉你好像除了修炼之外的其他事情都很平淡。” 夕阳下的庭院内,娇媚恬静的长发女孩正坐在走道上,甩动脚丫子故作生气的问道:“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哪有……” 浑身被汗水浸湿的凉介无奈回过身,“我亲爱的未来家主大人,现如今的忍界有那么多异界来客,如果我不快点努力的话很快就会被其他人超过了。” “骗人,凉介明明从小时候就很厉害,一直以来都是。” 作为族长继承人,日向雏田叹了口气,“算了,不管你前进的方向在哪里,我都会带着家族永远站在你的身后,陪你一起走下去……”
门派负债计划:开局欠9000万
本故事根据《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改编。 对了,简介可rap。 开局接任掌门,门派负债千万! 365天,能否重现辉煌灿烂? 黑暗军团入侵,10万兵王平叛! 资源、暴兵、领土,还有宗门大战! 一个落魄的千年宗门,关乎人类兴亡的秘密。 进击吧,掌门! 记住,你只有365天!
高冷老婆请自重
高冷老婆请自重 作者:墨白一号 分类: 都市 0 人在读
“顾祯,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那你现在有了。” “???” “从今往后,你必须喜欢我!” “……” 微风吹过面前娇俏少女墨绿色的衣角,顾祯真的很想对她说一句:“高冷老婆请自重!!!”[狗粮文,单女主] 本书又名:《高冷老婆怎么变病娇啦》《顾祯极其糟糕的一次重生体验》《姜梦兮的追夫日常》
国际倒爷,从海上贸易开始崛起
跑单帮,下南洋,叱咤东南亚。 各国边境线鲸吞海吃的狼性商人。 21世纪的商业巨子林岭东,重回1992年,面临家族与爱情的抉择?又该如何选择? 这一世,他选择逆流而上。从印度仿制药开始,再到纺织家具,合成化工,粮油纤维,钢铁塑胶,横跨无数个领域行业。 闯东欧,荡北美,杨帆海河,驰骋大洋。 从海上贸易,再到船运巨头。 万吨巨轮,他买下260余艘,总吨位1800万吨。 时代周刊盛赞他为:“华夏的奥纳西斯,世界最大独立船东。” 洛克菲勒:“我虽统治了石油,但林岭东垄断了运输。” 包玉钢:“船的事不要问我,去问阿东啦!” 穆克什.安巴尼:“信实工业集团最大的贸易对象,并不是某个国家,而是林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