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女频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大秦书库 > 仙侠 > 执法九界 > 第231章 只剩一个金丹了

执法九界 第231章 只剩一个金丹了

作者:正山海妖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19-09-16 18:14:00 来源:起点中文

陆望川从魂玉留下的信息中,也知道了李大师的生平。

可是在金丹境以后,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乱码,都是马赛克根本无从读取。

这位法阵师叫做李季,是破法门掌门。破法门和儒家关系密切,在他成为金丹之后,家里老祖退休,换他做了破法门的掌门。

可是,中间发生了变故。

先是他的儿子在外死于敌手。

然后破法门接着封闭山门,闭关不出。几十年过去了,丧子之痛,刀刻斧凿一般积在心里,越积越深已然成了血淋淋的伤口,都快变成心魔了。

正是因为这个心结存在,他虽然修为突飞猛进,却无法进阶灵湖境。经过几番周折,儒家派人在破法门封山大阵上开了一道缺口,把李季放出来,让他想方设法完善道心。如若不然,那就死在外面,好过死在门派之中。

这是儒家放他出来的修士说的原话。

几经周折,他发现了自己心结所在。在其他地方还行,可是到了田市,心神不得安宁,心绪如麻,脑子都要炸锅一样。他偷偷去看过陆家庄,面对陆家庄时,他心绪波动最为强烈。心结所在,找到了。

心结了结之后,就需要天成香温养精神,壮大神识。

没多久,忠奎星的修士就找到了他。只要他出手,拿下陆家庄,报酬就是天成香。数量不少的天成香。

瞌睡来了送枕头,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李季一番拿捏答应下来。

性格使然,不是他不够果断,该果断的时候,舍掉亲生儿子也不在话下。但是要是有人求上门来,那么法阵师从骨子里那种傲劲儿就主宰了他。

可是再到田市,他发现自己心结发作更加厉害。不敢有任何情绪波动。就差临门一脚,为了不生岔子,他封印了自己的五感。全凭神识和人交流。有个副作用,那就是他成了僵尸脸,没有任何表情。

把忠奎星的修士钟无期,也唬的够呛。

让忠奎星修士无可奈何的六丁六甲大阵,在李季眼中不值一晒。

他的心结就是陆家庄,或者是里面的人,或者都有。但是无所谓,让钟无期一招化灰,那样就不用仔细分辨了。

计划很顺利,他还专门找了儒家的修士来,在自己跑路时挡住敌人。心结也随着陆家庄灰飞烟灭消散了。他的表情也恢复了一部分。重心放在了战利品上。

现在,被高高挂起,他才知道,自己心结消散了,但是人劫也到了。让他心心念念无法释怀的田市,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陆望川拿起魂玉的时候,李季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和陆望川同归于尽。那是什么心结,这就是心魔。

其实也由不得他。

夺舍大阵,一开始,就无法停止。

李季顺利飞到了万鬼幡上。肉~身还在,遗容带着微笑。

钟无期能看到陆望川,能看到旁边的李季,他心中的法阵李大师,其他的都看不到。可是李季一眨眼的功夫就没有了,就剩一条空壳在这里。不知道哪里来的藤条,挥舞着出手,异常兴奋,把李大师的肉~身都给拖走了。

钟无期的血都凉了。

不是他不想回答陆望川的问题,他的心底总有一丝幻想,陆望川跟他一样,也是被困到这个世界之中的。因为陆望川没怎么动,就会打响指,还是一只手打。看起来跟他一样,行动不便。再加上金丹境修士的傲气,他对陆望川问话丝毫不理。

可是现在明显不是幻想,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陆望川就是这个小世界的主人,他能控制一切。

什么都不说的话,就跟身边的李季一样,神魂被收走,肉~身也没有幸免的机会。

这个陆望川,何止是个毒钉子户,他就是个炸弹啊。

他们这些只会做生意的忠奎星修士,对一般情报还是太不重视了。要是登瀛楼能倾力协作,也不止于此。可惜,哪有那么多早知道。

钟无期认命了。

认命了的金丹境修士,没有什么好特别。

心如死灰,陆望川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也不关心自己的命运,更不关心忠奎星修士的命运。

(我是分割线)

“不会吧?金丹修士呢?这么怂!呸!”

上星小世界里,四个人都在等陆望川的审问结果。

听到陆望川讲述了审问经过,塔山一脸不信。可是结果如此,不由得他不信。他冲着天空啐了一口。

“学长好厉害!”

薛采兰翻来覆去就这句话。

阮定慧终于欣慰地笑了。

危机暂时解除,两个心腹大患,也被解决掉了。

“这么说?忠奎星在人界地位最高的修士就这个钟无期么?那么他们损失惨重啊。可是破法门的修士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心结在田市,在陆家庄?”

陆望川两手一摊,“姐,我也不知道。这些个修士都不是正常人,不用细究。我又有个想法。我们对这次攻击装作不知,就当我们不在家里。现在回去找忠奎星修士的麻烦,还要找破法门修士的麻烦。”

“他们封山了,不好找吧?”

“破法门找不到,可是还有儒家啊。李季可是被他们给放出来的。”

一听要找儒家的麻烦,剩下几个人同时感觉,呼吸滞涩空气都变得粘~稠,压力好大。

但是,又有股子豪气在胸中涌动。

儒家再厉害,也只是能派出来灵湖境修士。要是他们的灵湖境修士那么多,也不会花大代价,临时破开破法门的护山大阵,放李季出来了。

阮定慧在分析这一点上,很是在行。儒家肯定严重短缺高端战力。所以,才对李季的心结那么在意。

抛开实力对比不说,这次陆望川他们可是占据了大义。儒家一向自诩天下良心代表,事关大义,他们也不敢仗势欺人的。

值得好好谋划一番。

“要我说,我们还是猥琐发育。有什么事,偷着来干就行了。毕竟我们谁都打不过的。”

塔山难得冷静下来,竟然劝陆望川不要冲动。

塔吉也是这个意思。

“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悄悄消失。知道我们消失的人肯定跟这件事有关系,他们不好宣扬出去。等我们实力上来再把这些帐慢慢清算。儒家又如何?照打不误!”

陆望川一拍胸口,因为他拍不到自己的脑门儿。

是啊,多亏了塔山提醒。要说冲动,跟蛮牛一样的塔山最为了解冲动。冲动之下,必然有失。而陆望川喜欢动脑子就是不喜欢冲动。为年轻人冲动找借口的人,或者说法,都是居心叵测,不怀好意之辈。

“哈哈哈!塔山,你说得对。照你说的来。”

“现在,回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